晨溯流

旧事如天远

12.10记事

该死,世间都在悄悄拦住我不让我emo🌚


从昨天半夜开始情绪就一直不很好。

昨夜十二点开始突然emo,情绪绷不住地断崖式下跌,今天白天倒还行,下午从图书馆出来回到寝室时却又一次被负面情绪侵蚀。


本着不想影响舍友的原则,我又一次穿上大衣,寻了个去后街吃点啥的由头向外走去。

我走到水运湖畔,很幸运地找到了一把空着的有靠背的长椅。

我坐在那里看着湖面波光粼粼,倒映出星星点点的路灯光。

眼前已经渐渐被水雾蒙上了。我默默垂眸。


万万没想到啊家人们🌚🌚🌚

手机突然收到两条消息,打开一看,竟然是物流提醒,有两件快递到了中行街。

突然想起来,三姐姐中午给我...

心悸一刻·11.29记事

就他抬眼的那一秒,只那一秒,我恍惚觉得。

我们之间,合该发生些什么的。


我缓步走入教室的时候,双眼只注意着脚下狭窄的通道,手虚拢着针织开衫外套,生怕被桌角勾了去。

他那时是大学男生在教室里最常做的姿势。外套帽子扣在头上,右手打横垫在颌下,垂眸看着左手中的手机。


我也不是名媛身段,一举一动婀娜多姿,吸人眼球。也并未踩着一双高跟鞋,步履之间咔哒作响,引人注目。

他也并未被霸总光环笼罩,方圆几里都能感受到那不容忽视的压迫性气场。也不是什么举手投足都贵气逼人的贵公子,一颦一笑高贵优雅,令人难忘。


人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双人。

那一秒本也是滚滚流逝的时光洪流里再平凡不过的一秒。...

当我看到一些文非常现实向然后慢慢走向be的时候……因为不由自主地会去想他俩是不是真的会循着文中的走向而分开到最后形同陌路的……

行了我说的就是你俩😭😭😭

Q:你听过最伤感的一段录音是什么

“原来年少情深,也可以走到相看两厌。”

Q:当你人生中第一位至亲人去世时,谈谈你的感受吧

我的父亲。

在2019年11月12日。

感受吗,大脑一片空白,毕竟我当时只有16岁,还是凌晨四点赶到了医院,只是看着父亲半阖的眼睛,惶惶然不知所措。


父亲早在2018年9月3日就确诊了急性白血病,我知道他命不久矣,但还是没有想到,他没能撑到我高考结束,而是在我高三时就一命归西。

我当时想起他这一生,再想起我这前16年,只觉得悲从中来。

他在我小学二年级时就外出打工,这么多年聚少离多,最后还是猝然倒下,没能亲眼看着他女儿用成绩来回馈他。


如今我已大二,在武汉读大学,是一所还行的211,如果能让他泉下有知……那真是我最大的心愿。

Q:你心目中top1的冷笑话是什么?

小时候《读者》上的一个笑话,说是

一个公司的人一起去参观岳飞祠,看到岳母刺字的雕塑,一个男人感慨得亏是岳母才做的出来这样的事,亲妈都干不出来。


为啥是我心中的top1呢,因为这是我父亲讲给我听的,这是他在我十六年光阴里,给我讲过的唯一一个笑话,而且他叙述故事能力差,讲完笑话还要再给我解释一番,但我庆幸我当时很配合地笑了两声。

因为我十八啦,想听也听不到啦

英语课摸鱼画了一只🐧幼崽熙熙~

本来还想画一只🦊华哥,奈何画技太差……

那就把屏幕前的你当成华哥吧!

看可爱熙熙在瞅你呢!

(真实画渣,轻点喷呐姐妹们!)

Q:你愿不愿意这一辈子只谈一次恋爱,并且和这一个人一直相伴到老?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

岁月流逝,面容老去,青春不再,但我们对彼此仍然怀有真挚而热烈的情感,是永不消退的爱意。

这份爱意不会随着时间的推进而淡去,也不会被婚姻带来的责任意识取代。

不会有腻烦不会有欺骗不会有背叛。

真的太美好了。

所以即使我愿意,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想到半夜看个团综给我整破防了

从经理栾博自杀开始哭崩

再是名角儿周航、礼宾张仲元

还有警探岳龙刚

以及劫富济贫的仁义之师张立民秦凯旋

孟祥辉眼看着一位位同志牺牲

继续当大洋国买办被人人喊打

随时准备为了胜利为了真理牺牲自己

军官何健仍旧深藏幕后韬光养晦

他孤独地付出了一生

可没人知道他也是个英雄

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了钟声响起之前

好在最后钟声还是敲响了

医生闫鑫顺利出逃

六下钟声。

九人来,三人归。

没能在9月3日抗战胜利76周年播出的第三期

思及此,悲怆更盛。

向无数隐姓埋名深入黑暗

为了光明与胜利而牺牲一切乃至生命的先烈

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此时...

论梦·观日月

◎5000+渣文笔预警

◎是《论梦·日升月殒》《论梦·日颓月碎》的番外喔,请糖宝@摆渡的人 查收!算是填坑,填我前两篇的脑洞……

◎ooc致歉

◎致我的心头血——熙华。众人的目光囚禁了他,他动不了,他在笑,心却裂成了渣子。因为他的心奔过去拥抱他,却被拦腰折碎。

◎我希望写出的文章可以没有错处,所以校对了很多次,但细心程度有限,所以希望各位看官可以为我捉虫~


从步入这行的那一刻起,我的属性就是黑暗。

我向往光。但光会伤害黑暗。但爱会让人奋不顾身。

“怹们本身就在发光,追随怹们,就是追随光。”


当我亲手将我的皓月深埋于地下,当我亲口斩断...

© 晨溯流 | Powered by LOFTER